当前位置: 理论研究
关于对0-3岁育婴机构加强规范管理的调研与思考
日期:2018-07-02  关闭: 【关闭】  
    一、淮安0-3岁育婴机构现状
    为切实了解我市0-3岁育婴机构的现状,近期,我会积极与市教育局、市卫计委、市物价局等单位联系,了解全市0-3岁育婴机构基本情况;另一方面安排市新星幼儿园采取电话调查、实地走访等方式,对市内“红黄蓝”“金宝贝”“东方爱婴”等私立早教机构的办学条件、师资状况、课程设置、收费标准等情况进行详细调查,相关情况调研如下:
    1、公办早教机构总体情况。公办早教机构均由所在区域教育主管部门审批,基本由公办幼儿园开办管理。根据市物价局2012年制定的《淮安市幼儿园收费管理实施细则》(淮价费〔2012〕95号)、《关于调整市区幼儿园保教费标准的通知》(淮价费〔2012〕86号),规定公办幼儿园3周岁以上保教费每学生每学期收费标准为省优质园2300元、市优质园1600元、合格园1100元,可上浮不超过15%。公办幼儿园为未满3周岁婴幼儿提供早期保育教育服务的,收费标准可在其3周岁以上对应等级日托班保教费收费标准基础上上浮,上浮幅度最高不超过10%。淮安公办的早教机构行业主管和业务指导部门都是教育部门,即使市妇联下属的新星幼儿园,在业务上也需接受教育部门的指导。总的来说,公办早教机构的收费、管理都相对规范。
    2、民办早教机构情况。目前,我市民办早教机构有三种情况:一是作为企业性质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二是作为民办非企业单位经教育主管部门同意在民政部门登记;三是无任何注册登记手续的非法早教机构。民办早教机构的收费根据市物价局2012年的相关规定,实行自主定价,备案管理。2015年,市物价局出台《关于规范幼儿园收费管理的通知》(淮价费〔2015〕71号),取消了民办幼儿园收费的备案管理。也就是说完全由市场调节。由此,民办早教机构存在高收费的乱象,据调查,有部分私立连锁早教机构每生每学时45分钟收费高达180-200元,而根据市物价、财政、教育等部门有关通知要求,同样每生每学时公办早教机构收费标准仅为45元。
    3、现状分析。从调研情况看,我市公办早教机构管理和教学质量较高,但数量较少,且收费标准(政府定价)较低,社会需求量大,呈现“一位难求”“供不应求”现象。近年来,由于大量的市场需要,民办早教机构蓬勃兴起,但良莠不齐,一方面缺乏监督管理,部分早教机构打着加盟品牌早教机构的旗号,以“咨询公司”或“培训中心”名义在工商部门注册,既没有相应资质,后续监管又不到位,导致早教市场混乱;另一方面收费按市场自主调节原则,导致一些无资质机构趁机哄抬收费;三是师资队伍参差不齐、专业服务水平不高,群众反映较为强烈。
    二、规范0-3岁育婴机构的建议
    (一)建立工作机制,明确职责任务。要进一步达成思想共识,提高思想认识,将加强0-3岁育婴早教机构规范管理工作作为民生工程抓紧抓实抓好,积极回应家庭、社会对优质早教资源的迫切需求和密切关注,立足“十三五”规划,将学前早教工作纳入教育体系统筹谋划,形成齐抓共管的工作机制。按苏教基〔2008〕39号文件对推进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工作的目标和职责分工等要求,由教育主管部门牵头,把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纳入学前教育事业发展规划,卫计委、工商、民政、妇联、财政、公安、安监、消防等部门参与,结合各自职能,各司其职,切实形成以政府为主导,教育部门主抓,多方协同的早期教育发展管理的新格局。建议教育部门借助这次提案办理契机,起草出台符合淮安实际的全市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的规范管理办法,尤其要尽快制定出台0-3岁民办婴幼儿早期教育机构管理实施细则,承担对育婴早教机构业务指导,提出收费标准意见,加强师资队伍培训考核、资质评估等职能工作。
    (二)推动政策落实,加大政府投入。自2008年以来,针对婴幼儿早教工作,省市先后出台了苏教基〔2008〕39号、《淮安市示范性早教中心评估标准(试行)》(淮教基〔2011〕11号)、《加快推进学前教育改革发展实施意见的通知》(淮政办发〔2017〕34号)等系列政策性文件,作为教育主管部门及相关部门要着力推动现有政策措施落地见效。同时,围绕优质民办学前教育机构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建议教育主管部门要制定出台扶持优质民办早教机构发展的政策制度,引导鼓励社会力量积极参与。要积极鼓励、支持公办幼儿园在园舍最大化利用于3-6岁幼儿教育的基础上,开办0-3岁早教,实施托幼一体化教育。要切实加大政府财政投入力度,认真落实淮政办发〔2017〕34号文件要求,在“十三五”期间,市级财政和各地要确保学前教育财政性经费在财政性教育支出中占比不低于5%,新增教育经费要向学前教育倾斜;市每年安排学前教育综合奖补资金1000万元,市教育局和市财政局要尽快拿出具有可操作性的奖补方案。政府需要充分发挥“有形之手”的作用,市物价、财政、教育等部门要规范私立早教市场,要坚持公益性、普惠性原则,逐步探索建立公共财政支持、社会参与、家长合理分担成本的良性收费秩序。
    (三)加强典型引领,提升教育质量。教育主管部门要结合早教市场需求,科学规划公办早教机构布点设置,以公办优质典型示范早教中心带动民办机构运行水平。一要制定严格的准入机制和业务素养考评机制,切实加强早教机构管理人员和师资队伍的培训与管理。二要推动本地师范院校在幼师课程中增加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的内容,并建立一支热心于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工作的志愿者队伍,多渠道落实提升相关人员(如家长、咨询人员、保健人员等)的专业素质。三要夯实育婴早教机构基础设施,完善早教教学内容,提高机构服务水平。依据《江苏省0-3岁婴幼儿教养方案(试行)》要求,首先设施条件要达标准,硬件配备符合0-3岁婴幼儿年龄特点,卫生、环境、消防等部门要切实加强基础设施监管。其次要坚持科学指导、科学育儿,课程设置要符合婴幼儿成长规律。此外,要坚决纠正超越婴幼儿身心发展特点,违背教育规律的错误行为。
    (四)形成齐抓共管,营造良好氛围。建议教育部门切实承担起主管部门责任,会同工商、安监、消防、公安等相关监管职能部门从源头上发力。以市教育局制定的《淮安市示范性早教中心评估标准(试行)》和《淮安市示范性早教中心评估细则(试行)》为评估依据,在实地考察的基础上,有针对性地制定整改方案,对不规范或无证办学的早教机构进行整顿,加强对育婴早教机构的业务、资质的指导和监管;依据相关文件规定,工商部门重点加强对企业性质育婴早教机构日常监督,落实监管责任制,严厉查处各类夸大宣传和不实的早教机构广告、不正当竞争行为,以及无证运营等违规行为;安监、消防加大对育婴早教机构的消防安全和生产安全的检查、监督力度;公安部门负责对拒不服从管理,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育婴早教机构给予严厉打击。经过整顿符合开办标准的可直接作为企业办理注册登记,也可经教育业务主管部门认可作为民办非企业单位依法注册登记后方可再挂牌经营,对于整顿后仍不合格的要坚决取缔。在发挥政府监管职能的同时,注重社会舆论引导,建立群众监督机制,利用互联网等信息化监督渠道,建构更为全面的监督网络,推动早教机构在正确的轨道上运行,最大化发挥教育功能。
    总之,随着二胎政策的全面放开,早教育婴服务需要已经成为家庭、社会关注的热点,加强0-3岁育婴机构建设和管理极为迫切。今年4月底,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在《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创新学前教育普惠健康发展的体制机制”一节中特别提出,“加强各级卫生健康、教育、市场监管、妇联等部门协同,构建婴幼儿看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体系。”为此,由教育部门牵头,尽快起草出台符合淮安实际的全市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的规范管理办法是当务之急。我会也将不遗余力,积极参与、靠前配合、发挥主观能动性,充分依托市妇女儿童活动中心、早教中心、各级家长学校和妇儿之家等阵地和载体,着力引导家庭利用规范、优质的早教机构资源,广泛宣传普及科学育儿理念,切实提高家庭科学育儿水平。